寫在通姦除罪之後—依舊正典的婚姻制度,依舊無聲的婚外第三者

  • 葉力菱|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 研究生

刑法239條通姦罪於日前(2020年5月29日)被宣告違憲,標示著國家公權力撤離人民的婚姻/婚外關係,讓婚外議題歸於民法處理。通姦除刑罰議題推行了二十餘年,終能獲得違憲宣告實為不易,然而,隨著宣告結果出爐,再度引發社會大眾對於婚外情/婚外性的焦慮,例如「小三小王泛濫」說[1],顯示婚外關係的污名並不隨著宣告而被洗刷,「第三者」們也並沒有因為廢除通姦罪,而能更理直氣壯地出現在公共版面上。

圖片來源:Pexels 攝影師:Kat Jayne
被噤聲的「第三者」族群

筆者的碩士論文主題是探討有懷孕經驗的單身第三者女性,為了尋找符合條件的受訪者,在各式社群網路中搜尋,希望能找到有足夠多第三者聚集的互助社團。結果不出意料,除了ptt的第三者版之外,其餘的社群,幾乎搜尋不到以第三者為主體、並且實際在運作的討論空間。以facebook為例,使用「第三者」或相關的關鍵字搜尋,找到的幾乎都是以「大老婆」[2]為主體的互助類型的社團,只有少數一、兩個的社群敘述是第三者經驗交流的討論社團。有趣的是,即便社群敘述如此明確標示,但筆者申請加入後卻發現,裡頭早已被「大老婆」們「鳩佔鵲巢」,除了「正宮」們討拍取暖外,其餘都是對第三者的謾罵,甚至還有張貼第三者的個資公審的情況。即便有人提出社群敘述,質疑社群中第三者已失去發聲的空間,也無任何作用,反倒引起更多酸言酸語[3]。這樣的現象,使得在關係中需要求助、或是抒發的第三者們,失去能夠取得幫助或安慰的管道,筆者的一位受訪者小咪便遇過這樣的窘境:

光是網路匿名發文,就被被罵得很難聽 ,fb也有一些社團可以匿名發文,我曾經發過,被罵的非常非常難聽⋯還蠻無奈的 ,幾乎一面倒都是女生在罵小三,對於始作俑者外遇男卻是輕輕放下⋯⋯有的社團(主題)就直接寫是給小三抒發心情用的,我也覺得很奇怪,(正宮)討厭小三幹嘛還來小三版刺眼睛,而且都往「性」方面罵,例如,「有這麼癢嗎?」、「謝謝你讓他睡免錢」等等。

小咪所經歷的網路攻擊,正是Iris Young(1990,陳雅馨譯,2017)所指的文化帝國主義式的壓迫:某個取得主流發語權的支配群體,將自身的文化與經驗普遍化,將不同於它、甚至挑戰它的群體建構為負面的,並標記為大寫的他者(Others),使之所代表的特殊觀點消失於無形。Young指出,這些在文化上受到支配的人,在被刻板印象標記出來的同時,也被變成了看不見的一群。在將婚姻奉為最高聖域的台灣社會中,人們極力將「第三者」標籤化,賦予此標籤低劣的特性,佔據本該屬此族群的取暖空間,奪取他們的聲音,使之不得不緘默隱形。在小咪的敘述中可以看見,主流價值不僅自認握有貶低他人的正當性,並且傾向以「性」來羞辱涉入婚外性的女性。這顯現性的「賺賠邏輯」(何春蕤,1994)依舊普遍存在,意即,牽涉到性,男人總是賺到的,而女人總是吃虧的,女性的性被父權邏輯建構為「有價值的物」,是應當「珍惜」的,即便在合意的情愛關係中發生性愛,也被說成「讓人睡免錢」。再者,這樣的留言更顯示了,性依然被用做懲罰、羞辱、控制女性的工具,不在異性戀一夫一妻性道德規範中的性始終是被獵奇地觀看,而婚外性議題也總是被獵巫式[4]地對待。

圖片來源:https://www.maxpixels.net/photo-3064669
立體化刻板的婚外關係

過去一年,筆者訪談了13位異性戀單身女性第三者,了解她們所處的情感關係樣貌,以及如何回應社會加諸的道德污名。筆者處理的,是婚外議題的刻板典型:「外遇男、小三女、正宮妻」,而研究結果發現,即便在這些刻板典型中,每一位「第三者」所經歷的婚外關係,內涵都相當不同,很難一概而論。例如,接近一半的受訪者在進入關係前,就已經知道對象是已婚的,自願並且同意進入關係,另外一半的受訪者,有些是在交往期間,伴侶與她人結婚,因而轉換身份進入婚外關係,有些是剛開始交往時,對方刻意隱瞞已婚訊息,後來才揭發,有些則是在高度權力不對等,也就是男性或軟或硬的施展權勢壓迫的狀況下,非自願地進入關係。這與坊間常見的「小三勾引已婚男」的說法正好互斥,在筆者訪談的婚外關係中,第三者通常沒有足夠高的權力條件去「勾引」已婚男友,更遑論「玩弄」一段關係。此外,無論受訪者是在什麼狀況下進入關係的,這些關係能夠持續的共通點都是,她們的已婚男友明白地表達與婚姻伴侶的不和睦,並希望能與受訪者展開「一對一」的親密關係。也就是說,婚外關係的維繫,除非是在男方權勢壓迫的狀況下,絕大多數是雙方共同同意進行入戀愛關係,才能夠進行的。

然而,雖然關係的開始與維繫仰賴兩個人的共同同意,但社會大眾譴責婚外關係的力道並非平分除以二,對第三者窮追猛打,而已婚男性只要表現出「願意回歸家庭」,就能被輕輕放下。這使許多第三者在婚外關係中的困境難以被看見,比方說,日常相處的議題(如何協商相處時間、如何建立對等的溝通)、關係思考難題(如何排解焦慮感、如何對抗會壓力)、發生特殊事件(懷孕了該怎麼辦、關係被家人發現該如何應對)、關係的未來走向(如何共同撫養孩子、如何決定資源分配)、或是關係的結束(對方不肯分手、對方威脅曝光關係)等等。這一連串的困擾,在常規的親密關係中也並非易事,但在開口求助即成砲灰的婚外關係中,許多受訪者只能靠自己摸索,或者就只能僵在原地,陷入無盡的無助狀態。

除了社會汙名的壓力,法律限制也是婚外關係第三者噤聲的原因之一。小咪先前的已婚男友西門慶[5]在剛開始交往的時候,不肯坦承自己究竟結婚了沒,直到在某次爭吵中,小咪搶過他的身分證來看,才證實了小咪的猜測。我問小咪,在開始交往的時候,他們礙於西門慶有交往多年的女友,本來就已經是地下戀情了,那麼西門慶到底是不是已婚身份,有什麼重要的?

小咪:我覺得如果他沒有公證(結婚)之前,我都還有機會可以去跟她講。⋯[略]⋯就是大家都把事情都掀開來(談)啊,要嘛就是西門慶選她、要嘛就是選我,要嘛他都不選,就是這樣給我痛快一點。那時候會覺得說,痛快一點這樣子。

我: 那為什麼結婚就不可以(跟她)講?

小咪:不行哪,會被吿欸

我:那如果那時候通姦就已經除罪了,你就會去跟她講嗎?

小咪:不會啊,因為還是會被告啊,因為那個民事的責任還是侵權、還有那個(民法)在啊。

小咪的回應,正顯示未婚身份與已婚身份之間的權力落差。即便是地下戀情,對小咪而言,她仍然有機會向牽涉這段關係的所有人,包含「正宮」女友,展開關係間的談判與協商,然而一旦對方有了婚姻關係,握有婚姻地位的人便也掌握了提告工具,小咪便因此失去了對等協商的機會。即便通姦罪已宣告違憲,民法對於第三者的威脅,仍然使第三者在關係中,處於弱勢的法律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在筆者訪談的13段關係中,有7位明確表示關係中的「元配」知道這段婚外關係,只是有的有說破,有些沒有。另外4位表示雖然不確定,但對方有高度可能知情,其餘2位則不曉得對方是否知情。也就是說,在多數情況下,婚外關係的另一端:「元配」也並非社會勾勒、全然無知的形象,而是處在多種不同的脈絡下,對於是否維繫婚姻,也有多種不同的考量。例如,在本研究中「元配」們,有睜隻眼閉隻眼的、有拒絕談論的、有習慣丈夫外遇不斷的、有執意提告的、有默許婚外關係的、更有與第三者建立起某種合作關係[6]的…等等。雖然筆者並未直接接觸到這些元配們,也了解從受訪者身上只能獲得元配們的片面資訊,並不等同關係全貌。然而透過這些片面資訊,卻也能清楚看到,面對丈夫的婚外關係,這些處在婚姻中的女性同樣也需要更多的資源,跳脫「面對然後離婚」以及「裝沒看見然後隱忍」的二元處理方式。現行主流輿論往往將直接將元配塑造成受害者的形象,不僅弱化了人們想像多元關係並發展協商腳本的能力,更強化了「元配v.s.小三大對決」的二元對立形象,忽視關係是由多方建立,各方都應擔起關係中的部分協調責任。不僅如此,這樣的論述也忽略了父權社會帶給「妻職」與「母職」的不合理期待,以及離婚的污名等等,輕忽了婚姻中女性所承受的社會壓力與限制,並將體制所建構出的、使婚姻中女性談關係時可能面臨的性別弱勢情境,直接轉嫁到第三者身上,將個人按押成為體制的待罪羔羊。

釋憲後「正典」依舊的婚姻制度

回顧同婚釋憲以及通姦罪釋憲,即便釋憲結果看似正面、是人權價值躍進的展現,然而細看內文,仍能發現婚姻的「正典」地位未曾鬆動。釋字748號不僅重新確立婚姻為「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更賦予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共同成為穩定社會之磐石」的含義。而釋字791雖然指出「婚姻所承載之社會功能則趨於相對化」,但卻未質疑「婚姻制度具有維護人倫秩序、性別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且因婚姻而生之永久結合關係,亦具有使配偶雙方在精神上、感情上與物質上互相扶持依存之功能」這般將婚姻視為全能之神的謬誤觀點。在由浪漫愛所主導、奉行自由戀愛的現代社會中,人們期待遇見「真愛」,與「對的人」進入婚姻便能「完滿」的神話,並未被破解。此外,在強調「婚姻具社會功能」的釋憲文中,無法消除第三者是婚姻的「破壞者」的錯誤歸因,並且,也使典型的婚外關係印象:「男外遇、女小三、元配妻」的三角權力結構繼續存在,未被消解。而以「婚姻中的個人具性自主權」作為違憲解釋的核心,在這樣的婚外典型中,是重複確認父權社會授與男性使用「性」的權力,然而其餘角色,例如女性第三者的「性」,是否同樣能得到肯認,仍是個問號。

由於婚姻制度與法律高度結合,對於希望長期共同生活的二人而言,或許是為一個保障較全面的選擇,然而當法律僅保障「婚姻」這樣一種親密結合的形式時,究竟「婚姻」是人們生活中的保障工具,還是已婚的人們成了保障婚姻作為「正典」的工具?筆者認為,唯有解構「婚姻作為穩固社會之磐石」的迷思,婚外關係才有機會剝除污名而被看見,多元的親密關係協商腳本也能因此多方交流、相互學習,親密關係間的互動,也才有更加自在而對等的可能。

[1]〈通姦罪確定違憲!曾獻瑩:離譜、誇張、不符人民期待〉華視新聞網頁,2020/05/29。資料搜尋日期:2020/9/5,網址:https://news.cts.com.tw/cts/general/202005/202005292002163.html

[2]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群中發表「大老婆」、「正宮」宣言的網路使用者,並非每位都有刻板印象中的「被劈腿、背叛」經歷。他們並不一定是生理女性,也不等同一種特定經歷,更不等同一個特定身份,而是代表著一對一正典(異性戀)婚姻價值,並為「大老婆」以及「正宮」身份代言。

[3] 即便該社團已無正式社團管理員管版,然而由於社團守則之一是不能將社團討論截圖外傳,因此筆者在此謹以文字敘述表示,也避免提到社團名稱。

[4] 受訪者小咪提到:「在『爆廢公社』(facebook社團名稱)三不五時就看到大老婆把小三的個資照片對話貼給大家笑,對於自己老公卻隻字未提」,這與筆者的觀察一致。在許多「正宮互助」社團中,相當常見將第三者的個資、照片貼到社團中「公審」的現象,留言中經常是謾罵與叫好,可見主流群體對於獵巫第三者現象,態度是相當理所當然的。

[5] 小咪為其已婚男友取的暱稱。

[6] 例如,有受訪者在決定與已婚男友漸漸斷開關係之後不久,接到元配電話,拜託她好好開導、安慰正在經歷事業低潮的先生。


參考文獻
  • 何春蕤(1994)。《豪爽女人:女性主義與性解放》。台北市:皇冠。
  • Iris Marion Young 著,陳雅馨譯(2017)。《正義與差異政治》台北市:商周・城邦文化。(Iris Marion Young,1990, Justice and the politics of difference. Princet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