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還是請客,都是個人選擇?

  • 楊掁賢|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 研究生

提到「約會」,你的腦中會召喚出什麼畫面?也許是事前細心與對方討論要吃哪間餐廳,也許是出發前認真挑選穿哪件衣服、戴哪樣配件、噴哪瓶香水,也許是約會當下不俗的談吐、精心鋪排的話題。一場順利的約會即將到達尾聲,「今天要怎麼結帳呢?」服務人員遞上帳單,你與約會對象交換一個眼神,屏氣凝神──To AA or not to AA,that is the question.

PTT男女版關於AA制實驗文章〈[討論] 第一次見面吃飯的AA制實際測驗

AA制的討論到底有多熱門?蒐尋PTT論壇男女版(Boy-Girl),光是版上的十萬多篇貼文,就有七百多篇標題包含「AA」這組關鍵字,而觀察發文週期,更可以發現每隔一兩個月,AA制就會被拿出來「炒冷飯」。今年八月初,AA制的討論在男女版再度掀起一波高潮,起因是有網友利用交友軟體等管道,約了19位女生出來吃飯,並藉以測試對方會不會主動付自己的餐費。實驗結果一發布,在短短不到半天的時間內版上湧入近30篇回文,留言多到版主不得不以「討論串所衍生的檢舉、吵架離題、無差別攻擊狀況太多」為由,公告暫時禁止所有AA制話題的討論。

在這次的論戰中,有人認為許多網路鄉民時不時就愛酸「台女」如何如何,但實驗結果有超過一半的女生會主動付自己的餐費,明明就「多得是不好意思被請的女人」,顯示「台女」根本是被汙名化的標籤。相反的,也有人認為「有將近一半的女生只想佔人便宜啊」、「想不到乞丐還不少」而對「蹭飯女」大肆撻伐。在眾多討論中,有一位女網友不僅在飯後主動付帳(實驗者只幫他付零頭),事後又回送手做餅乾當生日禮物,因此獲得版眾廣大的好感,讓許多網友留言「會AA的個性明顯好很多」。除了男性受不了蹭飯女,也有女性分享自己也請過對方,以及曾經掏錢要付帳卻被對方阻止的經驗;這時候如果女方堅持想付錢,會擔心男方會認為自己被「看不起」,若就此不付,不只心裡過意不去,下次還要找機會回請對方,有夠麻煩;更甚者,有的男性還會趁女性上廁所時「偷付」,令人感到防不勝防,但這些矛盾的心情與經驗,在主流的「台女」敘事下,卻經常被淹沒。

圖片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1794628/Go%20Dutch

觀察這類的討論,到最後往往會有一派人出來「開大絕」,呼籲男性們既然覺得蹭飯女很討厭,那就「不爽就不要請」付自己的錢就好,若是決定掏錢請客,就不要抱怨對方,一切都是心甘情願與「自己的選擇」,重點是雙方開心就好。這個說法乍聽之下很有道理,畢竟男方若不幫「蹭飯女」結帳,除了氣氛尷尬一點,對方好像也只能摸摸鼻子乖乖付錢,也不能怎麼樣。但,為什麼這個「解方」似乎難以安撫各方的焦慮,而使AA制一再被討論?如同親密關係有各種不同的樣貌,請客/被請客背後也有各種考量與心路歷程。在二元範疇的社會中,人們因為生理性徵被分成男人及女人,並被賦予不同的性別角色,必須展演出特定的性別表現,例如男性展現出陽剛特質,女性則展現陰柔特質;但這種「理所當然」的假設早已被挑戰, West與Zimmerman就提出「Doing Gender」的概念,指出性別(Gender)是在日常生活中被「做」(Doing)出來的,人並不是與生俱來就具備特定的陽剛或陰柔特質,而是在生活中不斷接收各種性別規則,因此展現出特定的樣態,例如男孩與女孩原本都擁有豐沛的情緒與表達力,但在「男兒有淚不輕彈,女生愛哭很正常」觀念影響下,許多男性從小就被迫與自己的感受疏離,而造成一種「女生本來就比男生情緒化」的刻板結果。

約會也是如此,約會並沒有「理所當然」的流程,我們也並不是天生就懂「約會」,我們對於約會的理解及知識,仰賴我們從小到大,在父權社會、在日常生活中長期累積的性別互動經驗。如果你是一個男生,可能從小就被耳提面命穿著要乾淨俐落,個性要成熟穩重大方,並且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最好能買車買房工作穩定,才能吸引到「好女孩」。至於女生則最好要矜持內斂,不要太過強勢,衣著不暴露,平常要化妝(但最好自然到看起來像沒化妝),才能找一個「好歸宿」。而開啟一場約會後,從討論約會地點(路邊攤或大飯店),到出發前決定如何展演及裝扮自己(西裝領帶或T-shirt球鞋)、交通方式(大眾運輸或開車接送,到達目的地後要不要開車門),到點什麼餐點、要不要打包、AA還是請客等,整個約會事前事中事後雙方的互動模式,都是性別規則與父權、階級等結構交互作用下產生的結果。

性別角色腳本潛化在生活中 圖片來源:https://www.maxpixels.net/photo-2521703

在各種隱微的性別規則潛移默化下,每個個體的行為及選擇都會受到影響,也就是說,「約會」是被鑲嵌在性別與社會關係中的,並逐漸形成一套看似「理所當然」的「約會腳本」。讓我們回想本文一開始的提問:提到「約會」,你的腦中會召喚出什麼畫面?這裡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我們對「約會」會有一套既定的想像模式?就是因為這套「約會腳本」默默的作用在約會的過程裡,將我們的做出的行動與決定,框架在一個「好的」、「正確的」範圍裡。也因此,如果AA制的討論被聚焦在個人選擇、事先跟對方討論好就沒問題這種單純的層次,而不是把AA制裡的各種變因與考量置放在性別的脈絡中複雜化思考,那就很容易見樹不見林,就算AA制的討論再怎麼捲土重來,也無法緩解男性和女性的約會焦慮。

這樣看來,既然我們的行為都深受特定性別腳本與結構影響,那身處其中的我們似乎只能被動與悲觀?其實性別結構既然是經過社會長久建構而來,就代表它並不是僵固且無法撼動的,在新的性別秩序被不停建構的同時,也有許多原有的性別秩序正不斷被鬆動、解構甚至瓦解,而每一個主體,都透過各種思考與實踐的過程,參與改寫這套腳本。在這之中,最重要的提問是,我們究竟如何思考「親密關係」?我們必須具體的去辨識與指認,這個社會因為你的性別身分,給定你哪些規則與潛規則,例如我們如何標籤出所謂的「好」(異性戀的、一對一的、婚內正典的…)與「壞」(渣男、綠茶、小三、開放式關係…)。當我們意識且承認自己的行動並不全然自主,而是深受各種性別規範干擾(我要成為一個好伴侶/好媳婦/好太太/好女婿/好丈夫,因此我應該要…),那我們就可以停下來反思,除了現下作用著的這套性別模板,我們還有沒有更多元、更基進的可能?我們能不能去質疑「浪漫愛」(一男一女-交往-結婚-生小孩-白頭到老)的進程?能不能想像沒有「婚姻」制度的社會?當這個社會有更友善的空間,能容納更多元的親密關係的想像與實踐,A不AA才更有機會回歸成一個更自主的「選擇」。

註:封面照片來源:攝影師:vjapratama,連結:Pexel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