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有動物性」:看現今社會的父權體制運作

  • 余姿瑩|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 研究生
  • 去年的10月底,一篇名為《她被性侵的原因》的臉書貼文引起了網路上的廣泛討論[1]。作者「註冊組長Adair」認為女性會遭受性侵害是因為「衣著觸發了男人的動物性」,而且在進入家庭之前的任何男性都會因為賀爾蒙分泌而具有相當不可控的「動物性」。

    但是「動物性」到底是什麼?「動物性」怎麼會僅存在男性的體內,導致他們具有一定的機會去攻擊女性?註冊組長認為男性在經由娶妻生子(社會功能的發揮)後,會因保護係數的上升而「變回人類」,然而這個過程詳細而言是如何運作的?以上的種種問題註冊組長並無給出答案,可見他的論述事實上並無太多相關證據佐證,但是許多人們卻接受了他的「衣著」觀點。因此本篇短文欲以父權體制去說明,註冊組長的文章在當時為何仍得到相當人數的同意。

    「我到底算是人,還是動物?」
    圖片來源:攝影師:Charles,連結:Pexels

    在父權體制的社會中,談論「性」的層次上總少不了男性的相互競爭比較。社會中常見的「比大小」、「阿魯巴」都一再地說明男性經常以生殖器的大小來作為陽剛氣質的展現,這種展現甚至會延伸到日常生活中的個性形塑。若請每個人試想一個具備陽剛氣質的男性形象,相信每個人在腦海中浮現的形象多少會有一些差異,甚至是相衝突的特質(如:冷靜具有領導能力的公司男董事,與粗曠但脾氣暴躁的貨車司機)。我想強調的是,這些特質中有許多與階級高度相關的價值涉入於其中,且無絕對的一致性,但是社會多數卻都將其視為「陽剛特質」的展現。這些都是基於父權體制下的「認同男性」(male-identified)標準。而認同男性表示著社會將男性視為標準,並以此來衡量優劣的價值判斷,所以男性在侵害他人時可以是動物,在想當人時便可以當人。社會「同意」動物性與人類(理智的代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特質同時存在於男性中,且男性可以決定他何時能展現動物性、何時能呈現出人性,才是父權體制的權力行使重點。

    爸爸才是最理解的人­
    圖片來源: Anush Gorak on Pexels.com

    爸爸真的是最理解動物性的人嗎?為何家庭中的女性角色不存在該篇文章討論中?註冊組長認為男性經驗最能證實與說明動物性的想法,正是父權體制中「男性中心」(male-centered)的思考模式。「他們最清楚男生的動物性,…他們被女兒形容成老古板與錯誤刻板印象的背後,其實是社會運作的真理。」在這段話的情境中,可見男性經驗被視為最主要參考價值的想法,媽媽在家庭中最多充當著擔憂、掛心但僅止步於家庭這個私領域中的成員。

    這種差異的產生,同樣能以男性中心的觀點來解釋。在父權的教養下,男性傾向以外在的成就來肯定自我;但對於女性而言,女性傾向形成一個團體,並以同理心與支持相待,作為支持者的角色來成為女人(Johnson, trans. 1997/2008)。男性中心與認同男性在相互的交織影響下,更加強化了男性的重要地位。簡而言之,重要的並非如何說服女兒不要衣著暴露,而是如何以「父親」的身分來保護家中的成員免於外界傷害。

    我「允許」妳的衣著自由
    圖片來源: Andrea Piacquadio on Pexels.com

    《她被性侵的原因》一文與過往以直接了當的語句(例如:女性就是因為穿得少才被性侵)來檢討被害者的不同之處在於,註冊組長事實上同意女性需要有「相當程度」的自由權。相當程度指的便是社會同意賦予的單向關係,意味著女性在社會中所擁有的權利同樣是透過在上位者(多數是男性)給予。但事實上性別平權的目標並不在擁有絕對相同的形式平等,而是著重於身為「女性」如何在社會中自我賦能(empowerment)與父權體制抗爭的過程。若將不平等理解為表面上的差別待遇,在追求平等的過程中就更容易主張相同待遇為終極目標,相較之下追求改變現狀的實質平等才是目的(陳昭如,2013)。放在此處所討論的議題上,所謂的改變現狀的實質平等,不僅限於被允許如何衣著,而是讓所有女性都擁有自主決定穿著的自由。

    註冊組長將衣著權視為純粹穿著的議題,甚至利用父權體制的眼光去檢視女性的穿著「暴露」與否,這之中就隱含了實質不平等的問題:穿著的判斷標準依然掌握在多數男性手上。裸露程度的高低從來都不是女性給予的定義,社會所依賴的標準導致許多女性受害者被檢討,將受害原因錯置於「穿著」,但是其中的「權」卻不被看見,重點應放置於女性如何擁有自行決定衣著的權力。女性重新拿回權力就是實質平等的意涵,不會再著重於受害者當下的穿著以及社會應如何去判斷這些相似卻又層出不窮的事件。

    在一段關係中,權力的不對等容易導致溝通上的單向輸出,甚至最後會變成支配與受壓迫的關係。男性支配(male-dominated),正說明社會中的不同性別是位於不同的階層上,而男性幾乎佔據了最高階層的所有資源。當資源被集中於男性身上,男性就更容易控制其他的群體,並回頭持續地強化男性支配的權力。「允許」表示著既有的權力不對等,註冊組長雖然同意女性需要擁有權利,可見對於他而言相同代表著平權。然而,女性應該擁有的不僅是被允許如何穿著,而是拿回原本就應有的自我決定權。

    結論

    父權體制中的三種現象為認同男性、男性中心與男性支配。從「動物性」一詞的脈絡中看見男性加害者的行為被解釋成本能上的不可控。然而,從對父權體制陽剛氣質的定義權可見,動物性一說之所以被廣為接受,是一種「認同男性」的展現。認同男性代表著將男性所扮演的多數社會角色視為標準,家庭中的父親正是最佳的對象。在基於性別角色形成的不同特質中,年輕男性將父親的言行舉止視為楷模去學習,對於女性來說「聽話」才是最好的選擇,單一性別標準的形成即為男性中心,最後在兩者相互作用下,形成了男性支配。家父長式的控制與女性「被」同意擁有的所有權利,都說明了性別具有權力上的差異,透過社會中的人們參與,父權體制則會變得更加堅固,女性面臨的困境也更加地牢不可破。

    本篇短文以該篇臉書貼文為例,想討論父權體制並不只是言語、行為與制度上的控制就能達成,透過註冊組長的文章便能看見,父權體制本身如何早已深入個人的想法中而不自知。同時「檢討受害者」的行為也不再像是過往般的直觀與單純。在「平權」為國際趨勢的環境中,父權體制變得更加難以捉摸與觀察。最後,透過澄清平權並非僅是齊頭平等,而是求取改變現狀的實質平等,或許能作為看見父權體制的放大鏡,讓我們看見權力如何被特定群體運用且鞏固,進而成為起身行動挑戰的第一步。


    [1] 檢自:https://dailyview.tw/Popular/Detail/9116

    封面來源:攝影師:Andre Mouton,連結:Pexel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